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曹冲 > 第九卷 天下一 第四十节 新政 大结局

第九卷 天下一 第四十节 新政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曹冲      第九卷  天下一  第四十节  新政(大结局)
  
      操看到虽然走的很慢。腰杆却挺的笔直的杨彪。下意识的起身去迎。杨彪比他大十三岁。刚刚进入仕途的时候。杨彪已经是京兆尹了。和当时的司隶校尉阳联手处死了巨'王甫。名震天下。弘家杨家是大汉唯一能和南袁相提并论的四世三公。杨家世传欧阳尚书。不仅学问好。而且品德好。不象袁家那样出现了和跋扈将军梁冀同流合污的袁成袁文开。以及后来图谋不执的袁|叔侄。杨彪刚烈。宁折不挠。从这一点上讲。他虽然是曹操的死对头。甚至曾经想收拾曹操。但曹操依然尊敬他。从心底里尊敬他。他没有想到杨彪会主动到这里来。虽然他估计到了杨彪的来可这不正是想到的吗?
  
      “老大人腿脚可便了些?”建安十一年。杨彪以腿脚不便为由请辞。故而曹操有此问。
  
      杨彪淡然一笑。轻轻拂开曹操的手:“承蒙丞相大人关照。老夫虽然年迈。身体尚可。倒是丞相大人操劳国事。头发全白了。”
  
      曹操有些尴尬。他搓了搓手说道:“老大人说笑了。操能浅事重。力不从心啊。老大人。请上坐。”说着。伸手要虚扶着杨彪上台阶。杨彪的腿脚不好。上台]很吃力。曹操想去扶他。又怕丢了面子。旁边的曹植见了。连忙迎了上去。和杨修一人一边。将杨彪扶进了正堂。
  
      “老大人。不知今日老大人光临寒舍。有何指教?”曹操落座。故作不知的问起了杨彪的意。杨彪笑了笑:“老夫闭门造车十余年。颇闻如今世事多变。少英才辈出。犬子说起丞相的几位公子赞不绝口。听闻大公子著有论精彩绝。镇北将军骁勇善战。为国守边。子建公子惊才绝艳。文采然。出奇的还是骑将军。不仅文武双全。战功赫赫还提出了一个能我大汉开万年太平的新政。老夫不才。听闻了新政草案之后。拍案叫绝。茅塞顿开不过还有些不解之处。想来向骑将军讨教讨教。以增见闻。”
  
      他从头到尾夸地都曹操的儿子句也不提曹本人。曹操却不以为意。甚至对他提到曹也没有气。他抚着胡须笑着应道:“老大人过奖了。那些不过是犬子无知。胡乱说些罢了。老大人何必当真。老大人精于政事他一后辈。如何当的老大人的辞锋。定然是不敌的。”
  
      “丞相此言差矣。”杨彪摆了摆手。那种大气十'自然。一点做作的成分也没有连霸气十足的曹操看了。也不由心生敬佩。
  
      “口舌之能非事之要。骑将军的新政。不用舌头说话的是用荆益的政绩说的。”杨彪叹了口气。慢慢地|着自己花白的胡须缓缓说道:“夫不幸。亲眼看着我大汉的朝政一步步的腐朽下去。却无能为力。如今老夫居然还能|到我大汉又一步步起死回生。何其幸。这都是骑将军地绝世英才所致啊。如果不荆益的新政成绩卓著。我大汉如何有此实力这么快的收复西凉辽东如何能从容应付去地雪灾而民不生乱?不容易啊。老夫当年也列三公。知道这其中的难处。故而不揣妄陋。来向骑军请益。”
  
      曹操笑了。老杨彪能这么说话。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他既然出面了。想来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世家也该低头了。他想想说道:“老大人有所不知。仓舒不许县。他在晋阳。正在准备鲜卑战事。一时半会只怕回不来。这样吧。一旦等他打仗。再次献俘京师我一定让他到贵府去向老大人请教。如何?”
  
      杨彪叹了口气。眼神凝重的看着操:“丞相大人。子云“朝闻道。夕可死”。“君子以不知以为耻”。老夫今年已经七十有六。说不准哪天就要走了。丞相大人。你难道就不能满足老夫这一点愿望吗?”
  
      曹操笑更和悦了。杨彪要曹冲来当然不是讨论什么新政的事。这些事自有人去研究。他要曹冲回来。是以让曹冲主持新政为代价。打消自己逼天子退位的念头。他们现在表示支|新政。真等新政开始施行。他们又不知要玩出多少花样呢。
  
      不过。这又有什么好怕地呢。我的仓舒又岂是这些老朽所能算计的?
  
      “老大人。仓舒在晋阳是军务。目前军务未了。似乎不太方便让他回来。”曹操微笑着说道。
  
      杨彪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小贼没有篡位的心思。他笑了笑说道:我听说天子正准-下诏。请骑将军回来主持新政。北疆的军务虽然大不过关系北数州。而新政却是关系到我大汉地未来。平定鲜卑。不过是他无数的军功上再添一笔而已施行新政。开万年太平。却是立德之举孰重孰轻。想必相大人心里很清楚吧?”
  
      圣人言。立德立功立言。立德为首。立功其次。杨彪把曹冲施行新政抬高到了立德地高度。可谓是给足了面子。曹操心满意足。不再多说:“既然如此。只等陛下诏书一到。操这就下军令。让仓舒班师。他一回来。我就让他去向老大人请益。老大人。新政施|头绪繁多。届时还望老大人多多扶|*。”
  
      “那老夫就在家中恭候骑将军的大驾了。”杨彪躬身一谢。起身告辞。竟是片刻也不想耽搁。
  
      杨修有些急了。连连示意他再和曹操扯两句。给曹操点面子。哪知道杨视若未见。缓慢坚决地向外走去。杨修无奈。只和曹植上前扶着他出了门。等到杨彪上了车。驶离了曹府。杨才说道:“父亲。今天是求人。如何这般倨傲?万一丞相生气了。岂不是坏了大事。”
  
      “你懂什么?”杨彪瞪了杨修一眼:“关心则乱。他既然在家呆了两天都没有上朝。说明他也在等待机会。我如果太低声下气反而会让他气焰嚣张。有恃无恐。为父有什么好凭仗的?还是当年地积威。一旦我低了头。他如何还把我放在眼里。
  
      ”
  
      杨修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点了点头。不再多说。杨彪的老脸上露出一丝意:“有些敬。是在人心的最底处。不是位高权重就能有所移的。”他想了想。又叹了口气:“惜啊。我大汉今后地年轻人敬畏的就不是我这样的老臣。也不会是天子。而是那个骑将军了。只希望他是真有圣人之心能为我大汉开万世太平。不要又是个王莽才好
  
      “这只有天知道了。”杨修喃喃说道。
  
      “天意不可知。人事尚可为。”杨彪拍了拍杨修的手:“立即通知天子下诏召骑军回朝主持新政。不要让那个曹阿瞒有任何反悔的机会。”
  
      “喏。”
  
      曹冲坐在大帐里。心平气和的看着孙尚香写字。却不理魏讽的苦苦相劝。魏讽从许县一路急驰到这里。骑马骑两腿血直流。走起路来都叉着两腿却不屈不挠的劝了冲两个时辰。说的嗓子眼都冒烟了。曹冲也不为所动。他听说曹操按兵不动。没有立气势汹汹的杀上大殿找皇帝算帐。就知道事情还有可能。这个时候当然不能听魏讽地主意带着北回许县。那样只能把事情搞砸了。
  
      魏讽实在说不动了他渴望的看案上的茶水。曹冲瞟了他一眼。示意旁边的姜维给魏讽倒了杯茶魏讽喝完茶润了润嗓子刚要再说。曹冲抬起手阻止了他:“魏子京我忍你已经很久了。你翻来覆去地也说了无数遍。那些大道理我比你懂。就不用你噪了。如果你觉的大汉还有希望。就老老实实的去休息。养好身体以后为大汉效力。如果你的大汉没有希望了。你就干脆跑到大营外面的龙山顶上。找个高点地地方往下跳。为大汉殉节吧。反正不管怎么说。你再在我面前嗦一句。我就下令砍了你。”
  
      魏讽目瞪口呆。不道刚才还很平静的曹冲为什么突然发了。他想了想。只灰溜溜出了帐。找地方去吃饭休息。疗伤。
  
      小双笑道:“你也|是。人家一片苦心。吃了这么大的苦头来给你机会。你却这么吓唬他。”
  
      “嘿嘿。我忍这小子很久了。找个机会埋汰埋汰他又怎么了?”
  
      “什么叫埋汰?”正在写字的孙尚香好奇的问道。
  
      曹冲一瞪眼:“好写你地字都是大汉第一女奉车都尉了。写个名字还象螃蟹爬的。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难道毛笔比长刀还重?什么叫埋汰?等我埋汰你一阵子。你就知道了。”
  
      孙尚香撅着嘴。丧气的回头继续练字。小双掩着嘴轻声的笑了:“夫君。姊姊的书法。这些天已经大有长进了。你就不用拔苗助长了。天下象你这样做个梦就学了一手好书法地人。可没有第二个呢。”
  
      “那是。”曹冲拉过小双:“我'|去吹吹风。让一个人安心的写。”
  
      “唉——”孙尚香了一声。曹冲也不理她。拉小双出去了。刚出门。荀就大步迎了上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将军。大将军军令天子诏书一起到了。召你回许县。主持新政。”
  
      “在哪儿?”曹冲松开小双。急急的问道。
  
      “使者杨修。就在营门外。”一指营外。欣喜地说道。
  
      “快请。”曹冲仰天长叹:“天负我。天不负大汉。”
  
      安二十二年(公217年)七月。骑将军曹冲带着北军回到许县。进了府。在重修过的院墙前。他站立了好一会儿。子里血腥味早就没有了。只能从那些消失地花花草草中。偶尔还能发现一点点痕迹。
  
      “去看看父亲吧。老了很多。”荀文倩接过曹冲的大氅。推了推他。
  
      “好。”曹冲在妞儿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柔声说:“走。跟阿翁去见爷爷。”
  
      妞儿乖巧的点了点头。招手叫过虎子。曹冲一手牵着一个。慢慢朝曹操的院子里走去。曹操的院子里很静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几个仆人着脚步走过。一点声音也没有。象幽灵一样。看起来让人紧张。妞儿和虎子有些胆怯地拉紧了曹的手。
  
      曹操闭着眼睛。躺在那张躺椅上。曹植坐在一旁。轻声的念着诗文。曹彰坐在轮椅上。闭着眼睛打瞌曹植的文章他似乎有极佳的催眠作用。
  
      “父亲!”曹冲看着头发雪白面容憔悴的曹操。悲从中来。走到躺椅边轻声叫了一声。
  
      “哦——你回来啦。”曹操睁开眼睛。勉力想起来却的有些吃力。妞儿和虎子'出胖乎乎的|手。咬着牙使出浑身的力气推他起来。曹操笑了他坐直了身子。将妞儿和虎子揽入怀中。责怪的说道:“妞妞。虎子。怎么这么久也不来陪爷爷玩?”
  
      “阿母说。爷爷这两天太累了要休息。”虎子着两只又圆大的眼睛。奶声奶气地说道。
  
      “你阿母说错了。爷爷不累。爷爷就算是累了。看到虎子也不累了。”曹操呵呵的笑着脸色慢慢的活泛起来。他拍了拍虎子粉嫩的小脸。和蔼地说道:“和姊姊跟着阿叔去拿好吃的爷爷这儿有好好吃的。爷爷和阿翁说会儿话。然后你们玩好不好?”
  
      “好!”虎子和妞儿齐声答应。曹植放下书。站身来看了一眼曹冲然后拉着虎子妞儿走了。曹也睁开了迷迷糊地眼睛。茫然的说了一声:“啊。仓舒回来了。什么时候到的?”
  
      “嗯。回来了。刚到的。”曹冲走过去。将曹推到曹操身边来。然后挨着一旁坐下。父子三人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一时无语。
  
      “好了。别做小女儿态了。”曹首先开腔。“既然回来了。就开始着手做事吧。天子下诏。以张公。公为首的世家也都表了态了。有他们支持你地新政。你的阻力应该会小些。当然了。你也别指望一帆风顺朝庭。从来就不是风平浪静地方。”
  
      “有父亲在。我又何惧。”曹冲笑了一声。眼中流出泪来。他伸手将曹操的手握住。几个月没见。曹操真的老了。宽大地手掌温暖柔和。一点力道也没有。
  
      “竖子。还指望我帮你?”曹操白了他一眼。带着笑说道:“我不帮你了。我要去过几天安生日子。我回到我自己的老家去。城外地那个书舍啊。我想了几十年。现在终于可以抛下一切。安生的回去读书了。”
  
      “父亲要走?”曹吃了一惊。
  
      “当然要走。”曹操笑了。他抽大手。拍了拍肚子。发出通通地声音。他满意的说道:“我能做地都做了。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了。反而要影响你做事。不如抛开一切。去过几天安稳的日子。你不用留我。我就算回了家乡。也会知道你的一举一动的。你有时间也常回去看看我。”
  
      他去意已决。不再多说。他想了想说道:“父亲。|归国。我也不强留你。不过现在已经七了。你按捺几天。让我安排一下。我把第一步工作安排完了之后。送你回去。到时候子文身体也该好了。我们兄弟几个。一去。全家人那里舒舒服服的过几天。”
  
      曹操看着他。想了一会儿说道:“也好。你看着办吧。”
  
      曹冲停了片刻。本想等着曹操问他新政的安排。不料曹操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和曹植在那边笑的妞儿和子。并不问一句他的新政。他只咳嗽了一声。主动开口道:“父亲。我想把岳父召回朝庭。任副丞相……”
  
      回的说道:“他今年正五十五。还能干上十年。不能便宜了他。”
  
      曹冲差点笑出声出来。曹操把个丞相当成了包袱了。忙不迭的给扔掉。
  
      “喏。就听父亲的。”曹冲笑了然后接着说道:司隶校尉钟元常。深明法理。我想让他放开关中的新政。回到京师来。改任御史大夫。主管百官监察。”
  
      跑过来。将点心伸到曹操的嘴边。曹把嘴张大大*呜一声将点心咬住。还故意在虎地小手指上轻轻的咬了一下。吓的虎子连忙将手抽开。曹操哈哈大笑。一边嚼着点心一边将虎子搂怀中。摸着他的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含糊不清的说道:“元常的的年龄。好象过了六十五了吧。按你的新政。他能做御大夫吗?”
  
      曹冲笑道:这不还在筹备之中吗没有算正式开始实行。再者我|新政也不能一步铺开。总的一步步的来。受新政恩惠的官员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需要一个时间过渡一下。”
  
      “有道理。”曹操点点头又担心的说道:“不元常六十七了。比我还大几岁。你要提前安排好接替地人选。不能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喏。我想把董和安排给为御史丞。他的年岁正好合适可以填补钟元常之后的空白。”曹冲早就想这个问题。当下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地说道。
  
      “董幼宰啊。嗯。不错是个合适的人选。”曹操笑了。董和在益州平定之后。一直不山不显水后来因为益州镇将折冲将军乐进手下的一个军官因为调戏酒家女被酒家女一刀捅死身为益州刺史从事地董和判了那个军官死刑。与乐进起了冲突官司一直打到丞相府。把乐进气的够呛。从此给曹操曹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今年五十左右。正可以做为钟繇的候补。
  
      “高柔明于法令。处法平允。夙夜匪懈。可为司隶校尉。”曹冲接着说道。
  
      曹操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笑了。赞许的点点头:“这个人安排好冀州那帮人被我杀过一遍之后。是心慌的时候。让高柔做司隶校尉。他们也能心安一些。很好。”他摆了摆手。打了正要再说地曹冲:“好了。这几个人选都不错。我相信你其他人的也能安排好。就不用一一的说了。倒是这两个人。安排好了没有?”他说着。指了指曹和曹植。
  
      曹和曹植一听。都关心的扭过来。看看曹冲打算怎么安排他们。曹自然要做将军。去打仗。曹虽然说一直没有表露过当官的意愿。可是如果有合适地位置。有哪个不想过把官瘾呢。
  
      “子文不用说了。他就想打仗。自然要让他打的过瘾。”曹冲笑着拍了拍曹的腿:“北十万大军。元让叔我让他还镇兖豫青徐子孝叔坐镇冀并幽。每州一人马。多下来地人包括度辽将军赵云部荡寇将军张辽部。骁骑将军陈到部。全部交给你。我估计一下。大概骑兵五万。步卒两万。总共七万人。你给我一年时间。我把粮草给你备足了。到时候让子孝叔给当辎重营。看你横扫漠北。封狼居从此把阴山占了。再不让这些游牧民族危害北疆。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有。当然有了。”曹眉飞色舞。差点从轮椅蹦了起来。他用力一拍大腿。一下子扯痛了伤开。随即痛呼一声。那副痛并快乐着的表情的曹操大笑。几个月来地阴云一扫而空。
  
      “仓舒。那我呢?”植也笑着凑了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