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综穿之孟婆来碗汤 > 第182章 第九世 抗战胜利

第182章 第九世 抗战胜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列车缓缓驶入苏州站,曼茵和明诚开始行动,他们在食物立下了迷药,顺利的清理了在餐车里伪装成普通乘客的日本兵,并收缴了他们的武器。随后快速了将旅客车厢的门一个个反锁起来,虽闹出了一些动静,但好歹都制服了。
  列车的速度开始缓慢,铁桥下列车开始错轨,明台穿着满蒙铁路制服喊着“例行检查,请等待。”
  曼茵和明诚也开始护送明镜前往目标地点。
  忽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眼看他们就要跨过最后一道关卡,放置杂物的车厢忽然发出巨大的声响,防水布被揭开,这里竟然还隐藏着一个日本秘密护送小分队。
  双方开始了激烈的枪战,瞬间血河飞溅,陈尸狼藉。两人掩护着明镜终于到达了预定脱钩的那节车厢。明台和曼丽锦云等人也在分割处予以火力支持。只等三人一过去,便脱离挂钩。
  却不料就在此时,明镜的腿部中了一枪。
  明诚惊声大喊,“大小姐!”随后日本小分队集中火力猛烈的入了过来。明镜大腿动脉中枪,难以行动,曼茵和明诚便一人一边架起她向前跑去。
  一步两步……几人终于越过了车厢,明台迅速分离挂钩。两节车厢迅速分离。却不料就在这时一梭子弹向着明镜的背后打去,曼茵只觉得手臂一阵无力,随后听见明台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大姐!”
  随后一声巨响,明镜中枪后留在原地的骨灰盒忽然爆炸,硝烟大火。而那节车厢上的日本追兵也尽数消失在了大火之中。
  几天后,满载三十节生铁的车厢被顺利运往第三战区。《南京日报》上刊登了共党袭击普通列车,导致平民伤亡。南京政府官员明楼的胞姐遇袭,重伤昏迷,明长官情绪激愤,誓与共匪斗争到底。
  那一枪虽打中了明镜,但但是曼茵为了搀扶她,手臂环过她的后背,那是距离两节车厢距离已经有些远了。那梭子弹先后穿透曼茵的手臂和明镜的后背,并未伤及明镜的内脏肺腑,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但首先被击穿的曼茵的右臂,却是实实在在的废掉了。
  明镜的情况好转一些后,便在明诚的护送下回到了上海。而曼茵明台等人则留在了延安,既是为了养伤,也是为了待命。
  半年后
  明台和曼丽,大哥和锦云都结婚了。
  而曼茵的右臂虽在几次手术后,保持了完整,可是贯穿造成的静脉断裂却无法修复。右手已经失去了机能。她虽习惯了用左手吃饭写字,可是却没办法用左手精准的开枪。失去了右手的灵活性,她整个人的平衡还没有被调整好。曼茵的情况已经注定了她不能再参与行动。
  在外伤复原之后,她便开始了新的生活,学习。曼茵退出了地下组织的行动,虽然还是和家人住在一起,但也十分守规矩的不会去过问他们的行动。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正午,日本天皇向全日广播,宣布无条件投降。
  曼茵,曼丽,大哥,明台,锦云等人围坐在一桌上。众人含泪举杯,庆贺抗日战争的胜利。
  酒过三巡,明台站在椅子上一会儿唱歌,一会儿哭着说:“回家,我终于可以回家了,我想大姐了,想大哥了。”曼丽醉眼朦胧,扒拉着明台,“你下来你下来,大姐看见你这么没规矩,肯定要训你。”
  “我要回家了,曼丽,你陪我回家。”
  “恩,我陪你回家。”
  锦云和大哥则不停的和曼茵说:“太平了,现在太平了。茵茵也该找个婆家了。”“恩,要给茵茵说个好婆家。”
  曼茵趴在桌子上装醉。
  自从她退出行动组后,大哥不止一次说过要给她找个好婆家。但曼茵并没有遇到心仪的对象,几次相亲也都并不顺利,在她再三要求婚姻自主下,大哥也只能妥协,不再催促。但现在一高兴,酒喝多了,便又忍不住旧事重提。
  曼茵今年二十三岁,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已经到了非结婚不可得时候,也不觉得会有什么非结婚不可得时候。如今她在学纺织技术,一心想要扩大家族产业,将纯手工刺绣和机械化纺织结合起来。
  她觉得如今的生活很好。抗战胜利了,以后的生活会更好。
  然而抗战的胜利并不代表一切就尘埃落定。
  明台和曼丽终于找了机会回上海和明家姐弟团聚。锦云怀孕了,大哥几乎寸步不离得照料着。曼茵也在半年后前往天津,去北洋大学纺织系继续求学。
  但平静得外表下是国共两党各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得汹涌波涛。间谍们依旧是间谍,特工们依旧是特工。只是原本一致对外得枪口,指向了避此。
  一九四六年,国共开始‘军调’。并在同年宣告‘调停‘失败。而共方的代表左蓝同志也在军调期间死在了国民党的地盘。
  时隔两年,曼茵再次接到了组织下达的任务。让她潜伏在天津随时待命,以配合共方间谍“峨嵋峰”的行动。“峨嵋峰”余则成同志如今明面上的身份是军统天津特务战的机要室主任。
  但她在天津的身份和‘峨嵋峰’同志的身份毫无关联性,贸然接触会让避此漏出破绽。因此除了曼茵这条暗线,组织上还安排了另一个人作为联络员。
  联络员开了书店,是书店的掌柜。这样一来,不仅峨嵋峰和联络员的联系有了合理解释,也给了曼茵间接接触对方的机会。
  曼茵作为一个休眠者,不参与峨嵋峰和联络员之间的任何情报交流和刺杀行动。她的存在只是为了为这个地下小组上一个保险。
  说来也是迫不得已,啼笑皆非。
  余则成出身青浦班,和曼丽他们算是同学。抗战胜利前,原本只是国民党军统的一名外勤。和明台他们当初遇到的情况一样,他在得知军统上层私下为日本人提供军火的时候,对国民党失去了信任。在身为共产党的未婚妻左蓝和表面军统实际为共产党地下情报人员的上司吕宗方的影响下,秘密加入了共产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