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当成为小姐姐之后 > 1581-祂在吞噬睢阳

1581-祂在吞噬睢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殿下,该用药了。”
  “与其说是用药,不如说是用毒。”
  艾丽娅摇了摇头,将碗中带着苦涩气息的剧毒摇晃晕开,一口喝尽。
  唐无缘看得眼眶直跳——这真的是毒,而且是好多种剧毒混杂在一起的毒药。
  要是换个不认识的人来看,她现在就是弑君大罪。
  监国某种意义上就是常务副皇帝,给副皇帝下毒,唐无缘往上左右数,藏剑山庄和唐门都得被灭族。
  好在艾丽娅并不会因为这点毒药而暴毙,而且这是药王孙思邈给的方子。
  众所周知,药王平生活人无数,但是从未毒害过任何一个人。
  艾丽娅呼出一口肉眼可见的墨绿色热气,脸色灰败。
  但是这足以让巨象倒毙的剧毒,只是让她脸色难看了短短一阵。
  伴随着调息运气,她的面色很快就重新恢复了正常的红润。
  甚至就像是激发了某种潜能一样,她的眸光更明亮了几分。
  唐无缘小心地接过碗,把今天的军情报告递给艾丽娅。
  “殿下,信使回复,说已经抵达睢阳地区了。”
  “援军如何?”
  “还没有回应,目前是刚知晓了守城情况……”
  艾丽娅翻看起了信使送回来的前线军报,其实信使一共有三批。
  第一批是直接去睢阳的,因为担心被大军围困之后难以进去,所以派遣的是高来高去的江湖人。
  目前江湖人对于大唐监国·长安公主李虫娘的观感极好,敬畏也极深。
  大抵他们比谁都了解‘武道外景先天’意味着什么。
  这种敬畏,不单纯是对于皇权的敬而远之,更是对江湖这个生态位巅峰的存在的服从。
  他们在抵达睢阳之后,调查了一下城内的情况,将之前的战备和战况,以及目前的情况都整理给了艾丽娅。
  原本的睢阳城中,是有超过百万石粮食的,但是后来因为新的河北招讨使任命,这些粮食被调走。
  而调走这些粮食的人,就是李隆基任命的宗藩虢王李巨。
  过百万石粮食,被调其半分给他郡,不由当时做主的许远不肯。
  睢阳城中粮食由此逐渐减少,在当初本来是可以供给城中人六十天左右,但是高强度的攻城守城消耗大量体力。
  信使抵达的时候,城中的粮食已经基本告罄,即便是守城的士兵,每天也只有一二合的米。
  一合这个计量单位,是从汉代传下来的度衡,大抵相当于后世的180克。
  180克米,怎么可能够一个需要厮杀的青壮年吃?
  所以城中只能在米里面夹杂茶叶和纸皮、树皮,再加上之前杀的战马,勉强维持所需。
  可即便是这样的食物供给,也马上就要消耗完了,到时候连树皮纸张都没得吃了。
  艾丽娅翻过一页,第二页没有写这些困顿的情况,而是写之前守城的过程。
  最开始叛军攻城的时候,用的是最传统的办法,也就是制造云梯,然后先登攻城。
  那个时候睢阳还有粮食,勇武的守城士卒三百人在城头上推倒临近的云梯,但都逐渐抵挡不住越来越多的人。
  张巡想了个办法,从城墙根凿了三个洞钻出去。
  等到云梯来了,就从洞里支棱出去一根大木头,木头将云梯推开,让叛军没办法登上城头。
  末端还带有钩子,可以把叛军辛苦打造的云梯给牢牢锁住撤退不得。
  再用铁笼盛装炭火,整个挂在云梯上,把云梯直接烧毁。
  云梯上的叛军进退不得,纷纷跳落摔死,惊惧一时。
  艾丽娅看得连连挑眉,很显然,张巡这个人在守城方面是有天赋的。
  所有可以拒守敌军的方式,他都能够应急立刻处置,叛军畏惧他的警智,不敢来犯。
  可是叛军没有攻城,却依旧围困在城外,张巡和许远只能够轮番守城指挥。
  即便是以他们的身份,也没有给自己单独留食物,和士兵一起吃茶纸。
  信件的后面却逐渐开始变得胡乱起来,看起来像是慌乱呓语,却又像是对方自己无所察觉。
  军情被送回来,用的是信鸽,回来之后旁人不敢偷看,直接就呈给艾丽娅。
  可是艾丽娅看着那些遣词造句,却只是眯起眼眸,陷入沉思。
  她以前就一直奇怪,睢阳城中为什么会出现吃人的情况。
  甚至在后来的五代十国,吃人这种可怕的逐渐变得普遍。
  要知道作为当今的世界巅峰,大唐不仅仅是军事经济第一,包括道德文化高度也是第一。
  现在的大唐,对于五胡乱华的事情,是持坚决的批判态度的,这是一种大唐时候的政治正确。
  当年西晋时期,塞外众多游牧民族趁西晋八王之乱、国力衰弱之际,陆续建立数个非汉族政权。
  他们和南方政权对峙的时期,开始胡尊汉卑,胡人压迫汉人,甚至称汉人为儿、奴、狗,史称五胡乱华。
  但是这其中,吃人也不是惯例,起码五胡并不全部都吃人,只有鲜卑和羯族有相关记录。
  五胡主要指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人大部落。
  但事实上五胡是西晋末各乱华胡人的代表,数目远非五个,羯族是当时中亚的一个分支。
  他们信奉袄教,也就是拜火教,与月氏人的后裔昭武九姓有着很深的渊源关系。
  昭武九姓……安禄山……甚至李虫娘?
  但是羯族也是文化大融合里面可以说唯一一个彻底消失掉的民族。
  艾丽娅收起那些胡言乱语的信件:“这些军情,还有谁看过。”
  “没有旁的人,一来就呈送给您,有什么不对吗?”
  “不,没有……取一个银函来,将这些东西封好。”
  艾丽娅折叠起信件,将最后一句还算勉强可以看清的呓语遮掩住。
  『祂在吃掉睢阳……张巡赢不了……』
  ……
  ……
  睢阳运河河畔,幽幽的琴声在将行未行的船间奏响。
  所有人都不敢动弹分毫,因为那琴声的来源,此刻被有若实质的雾气包围着。
  那些雾气像是黏腻的触手,又像是舔舐猎物的唇舌,好一阵之后才缓缓随着最后的琴声颤音退却。
  燕忆眉瞪圆了眼睛:“师父——那、那是什么东西?!”
  长孙忘情想起天策军通报给她的秘密军情,这一幕在潼关外,也曾经上演过。
  但是她望着那边,只是握紧了手里的斩马刀刀柄:“不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